李俊慧/刘雨辰奥运摘银:可以跌倒再一次次爬起来

 2021-08-31    44  

  东京奥运会,李俊慧/刘雨辰一路高歌猛进挺入决赛,最终收获了一枚银牌。

  小组赛,久别赛场的李俊慧/刘雨辰初一亮相,便展现出了高昂的士气与爆棚的状态,两人配合默契、互相激励,接连以2-0战胜菲利普兄弟、兰斯富斯/西德尔、园田启悟/嘉村健士等对手,顺利晋级淘汰赛。

  1/4决赛,在先输一局的情况下,李俊慧/刘雨辰坚定打法、调整状态,逆转战胜了丹麦组合阿斯特拉普/拉斯姆森。

  随后的半决赛中,双塔凭借强势而连贯的进攻,直落两局战胜了马来西亚组合谢定峰/苏伟译。

  冠军争夺战,攻防兼备且状态颇佳的李洋/王齐麟给双塔造成了不小的压力。18-21憾失首局后,李俊慧/刘雨辰未能及时调整,最终不敌对手收获银牌。

  “有遗憾,也有收获”,在重重困难中一路厮杀,双塔的表现已然称得上惊喜连连,这次历练也将助力他们未来更好前行。

  Q:最初为什么会从事这项运动?

  图图:因为自己父母也是体育方面的教练,爸爸是羽毛球教练、妈妈是游泳教练,小时候这两个项目我都有练,但之后还是觉得羽毛球的竞技方式比游泳更有乐趣一些。

  俊慧:小时候学习不是特别好,从小也比较瘦,爸妈就觉得多运动能多吃点饭,所以就接触了羽毛球。

  Q:儿时的梦想是什么?

  图图:小时候的梦想太多了,可能一觉睡醒了就想当科学家、又想当宇航员,一会一个梦想,所以才叫梦想吧。我15岁之前的梦想就是努力进入国家队,进了国家队之后就想早日成为世界冠军。

  俊慧:小时候还是比较天真活泼、比较开心,没有过多想这些梦想。上国家队之后开始想当世界冠军。

  Q:进入国家队之后最大的感受?

  图图:刚刚得知能进入国家队时比较兴奋,为了这个目标付出了很多努力,最后得到了,其实就有种释怀的感觉。

  刚来第一天训练就做身体训练,自己当时比较胖,跑得太慢了,所以一直完成不了这个项目,然后教练就一直让大家跟着我一起跑。到后来实在坚持不住了,教练就让我停训。刚上来的第一天训练就被停训,还是记忆比较深刻,当时特别失落,自己跑不到也算了,因为这方面我一直都比较弱,但是让大家跟着我一起挨罚,那种感觉非常不好。第一天练完以后就觉得,不如回家算了。

  后面还是想办法撑过了那一段时间,后来才慢慢调整过来。因为省队和国家队还是有很大不同,在国家队训练、对抗的质量完全不一样,看似计划很轻松,但是打起来还是相差很多。在省队可能你感觉自己每天都很累,到了国家队,就发觉在省队练得好轻松,完全不是一个概念。

  俊慧:刚得知自己进入国家队就是感觉开心、不可思议。兴奋感过了之后会觉得有压力。那个时候差不多也是二十出头,就感觉压力很大,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,那段时间挺压抑的。因为当时来到一个新的环境,基本上我们是最小的,打球包括人际交往方面,彼此都不熟悉,训练比较累的时候想找个能谈心的朋友都很难。

  一段时间以后就慢慢就好些了,因为基本上打全国比赛的时候,我们这一批的队友就有接触了,虽然接触不是很多。到了国家队以后我们这一批也上来了好几个,生活中也都住在一起,周末一起出去吃点东西,慢慢就熟悉了。

  Q:迄今为止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比赛?

  图图:18年南京世锦赛决赛那一场。

  俊慧:19年世锦赛。当时备战也比较久,打到了半决赛,期望也挺高,最后没能发挥出自己的水平,就挺可惜的。

  Q: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挫折或低谷?

  图图:没有特别大的挫折吧,只有不断失败才能变得更强。当运动员不是只能接受自己的胜利、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。每一个人都在努力训练,人家胜利有人家自己的办法,所以说要去向好的看齐,失败的时候就要去总结自己的问题。

  俊慧:应该是17年吧。那会算是往上走的时候,世锦赛还是一号种子,然后第一轮就输了。感觉自己准备也很充分,那时候打阿山和萨普特罗胜率也是挺高的,没想过第一场会输。当时打完下来就情绪很低落。然后回去打全运会,也是一号种子,第一天打了一场球、打到一半脚趾就受伤了,紧接着打第二场的时候脚疼到没有办法穿鞋。第二天上场之前打了封闭才能穿袜子穿鞋,当时忍着痛也想着去打。

  这两次比赛我觉得都很有机会,但都没有拿到很好的结果。我记得那个时候我自己就伤心,心里边儿憋着一肚子火,很想18年再出来的时候一定要一鸣惊人。然后就感觉蓄了一年的力,18年把那股欲望一下就爆发出来了。

  Q:伤病对你而言是很大困扰吗?

  图图:其实我不属于很容易受伤的类型,但自己的伤病现在也是挺严重的。没有完全影响现在的训练,所以说也没有说特别的去管它,其实也已经习以为常了。就是下了场之后这个疼痛影响到生活了,会比较烦躁生气。

  俊慧:我原来算是很容易受伤的吧,去年今年开始就没什么太大伤病了。

  Q:荣誉对你们而言是动力更多还是压力更多?

  图图:算是动力吧,其实也是相互的。现在成绩比原来好了,得到的关注也更多了,所以大家会期待你更好的表现。但不管有多少关注,比赛的时候,大家肯定都不希望输球。

  俊慧:压力方面我也还好,没有因为这个产生压力。

  Q:运动生涯给你带来的最大改变or成长?

  图图:我觉得是心态方面吧,以前还会有毛躁、训练中有脾气,现在情绪不太有波动了。接触的更多、理解的更多,也就懂的更多了,不会再很容易发脾气了。

  俊慧:我的收获更多了吧。

  Q:回顾过去,最想感谢哪段时间的自己?

  图图:感谢18年之后的自己吧。当时状态还不错,但也还是有很多问题和不足,平时也有跟教练沟通,去加强自己的短板。

  俊慧:刚上国家队的时候吧。那时候一上来,感觉大家都是一样的情况,二队一直都没什么比赛,只有一队努力才能出去比赛,我们那时候比现在年轻队员比赛少太多了,除了亚青、世青赛,一年能打一两站黄金赛也很不错了。累就累在当时一边要防着青年队的冲击你,一边又要去冲击别人。当时我们上来有四五对这样,而且水平都差不多,但是只选一两对,那时候压力就很大,如果去不了一队,就只能回省队了。跟家里说过好多次不想练了,情绪比较严重,就感觉很累不想在国家队待着,身体累、心也累,就觉得还好没有放弃。

  Q:下一个阶段的目标是什么?

  图图:希望在奥运会能有好的表现。

  俊慧:目标是奥运会取得一个好成绩。

  Q:第一次看奥运是什么时候?

  图图:04年,我还在上海体校,当时也是队里有组织一起看,一堆小孩子坐在电视机前,觉得奥运真的是很伟大的一个比赛。但那时候自己其实还不是特别懂羽毛球,可能在电视上看半天也不知道谁是谁,就看个乐子这样吧。

  俊慧:我是12年,也是看的羽毛球。感觉就看了个大概,其实也不太明白,可能就看个热闹吧。

  Q:印象最深的一场奥运比赛?

  图图:2012年我刚上国家队的时候,在房间看楠哥还有晨哥他们混双半决赛,感觉每一分都是全力以赴、毫无保留,球速非常快,求胜欲都太强了,即便是输的人也是拼到了最后。

  俊慧:印象最深的是林丹和李宗伟的比赛,具体是哪一场不记得了。在我印象里丹哥的气场、心理素质都太强了,在奥运舞台,决赛能打到第三局,我觉得要是现在让我打的话,那种关键分,我可能都吓晕了吧。

  Q: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设想自己能站上奥运舞台?

  图图:其实16年的奥运积分赛自己就有一些想法了。感觉当时我们在打300赛还有积分赛的时候,名次都比较靠前,也拿过冠军,感觉还是有些机会。当时还太小,没有打1000赛。

  俊慧:我其实一直都没想吧,现在我都不太敢想,连自己上国家队都不太敢想。

  Q:奥运延期一年,觉得对你们是利是弊?

  图图:不好不坏吧。其实2020年全英那种情况,我们的状态也不是特别好,后面的比赛也没有太做好准备吧。疫情让我的想法什么的也都有了不同的变化,这一年也挺快的,马上就又奥运了。

  Q:没法参加比赛导致积分排名下滑,你们会焦虑吗?

  俊慧:不会,排名不太会影响我。

  图图:积分的话不会考虑,但确实是想比赛了,有点心痒痒。

  Q:没有出去比赛有利也有弊,你们怎么看?

  图图:对我们来说算好事吧。其实现在出去比赛,每个对手的投入程度也没法保证,不像之前出去比赛,赛事一个接一个,大家都会以最好的状态来比赛,或者是会有疲劳期。现在出去比赛担心的不是自己的疲劳,而是安全问题,所以少比赛还是好事吧。

  俊慧:我觉得没多大影响吧。男双打起来基本都差不多,世界前十或者说前三十,基本上打起来赢也就赢两三分,更多是看临场发挥吧。

  Q:觉得奥运会上最大的对手是谁?

  图图:我觉得男双赛场上除了远藤和亨山那两对,大家都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嘛。大家一定都是竭尽全力的,谁最敢去拼谁就最有机会吧。

  俊慧:我也一样。前三十到了奥运赛场上打起来都很难说。一些欧洲选手,丹麦的一双、德国的一双,可能排名都是二十多三十多,但打起来也不一定很轻松能赢。

  Q:对奥运结束后的自己说句话吧?

  图图:感谢自己一直在坚持,在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没有动摇信念。其实赢和输都是应得的,赢了就是努力够了,输了就说明努力还不够。

  俊慧:想对自己说辛苦了。一路走来到现在、到能去参加奥运会,确实中间的难和苦只有自己知道。

  采访/妍洁

  文/可可

  视频/徐峰、艾欣

  图片/AFP

  编辑/可可、妍洁

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  •  标签:  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ybpc.net/?id=90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http://www.ybpc.net/ 为 “大发真人”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,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。